本篇文章4116字,读完约10分钟

秋天到了

编辑/杨博臻

错过旺季

直到7月底,胡林的泳装工厂才等到所谓的“报复性消费”。

下午5点,他把一批儿童泳衣和泳帽放在发往义乌的车上,动情地说:“往年这个时候是泳装行业的旺季。如果交货晚了,就不能装上车,但现在大环境不好。我只能每两三天坐一趟公共汽车。我们工厂也从以前的每周三次改为现在的每周五统一发货。”

胡林在辽宁省兴城市经营一家小工厂,生产泳装、泳帽和护目镜。产品主要销往义乌、南通、盐城等华东地区。与大多数以海外订单(国外订单)为主要市场的本地泳装工厂不同,他的工厂自10年前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国内订单(国内订单)。

用胡林的话来说,由于在国内市场打下了多年的基础,他的工厂勉强能度过这个困难时期。

据他说,在二月和三月,当疫情在中国最严重的时候,国内订单的需求几乎下降了100%。在那两个月里,他的工厂基本停止生产,所有18名工人都在休假。直到4月初,中国的疫情才得到控制,情况略有改善。

“自从恢复工作以来,订单已经开始零零碎碎地来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工厂的生产能力已经基本恢复,但销售量仅恢复到前几年的一半左右。”胡林向“donews”解释说,“主要原因是下面的经销商一般都很谨慎,他们不愿意手中握有太多的货物。”

河北省石家庄市的王建是谨慎的经销商之一。

晚上6: 30,在自己店里忙了一整天的王健,匆匆赶到新宇大厦新乐店的内衣部,为下一次泳装专场直播做准备。

以前,王健作为供应商,不会参与商家的销售。然而,随着疫情导致各大商场的客流量突然下降,被困在这里的商家只能选择流行的现场直播,自带商品自助,将销售场景从线下改为线上。

“我们现在正与河北的大型连锁商场合作。他们使用自己的会员基础进行在线销售,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检查库存,这也是一种双赢的局面。”

对于王健来说,虽然泳装的销量有所回升,但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他不敢盲目乐观。

“你看,上个月北京流行的时候,河北不能马上卖,所以我不敢带太多的东西到兴城厂家。今年,我只拿了去年同期的五分之一。”王建说。

除了制造商和经销商之外,泳衣裁剪师王明海也很艰难。

“在往年的这个季节,泳装工厂每天加班是很常见的。在我们最忙的时候,每月输入10,000不是问题。”由于工厂订单大幅减少,王明海的工作受到了影响。

“虽然你现在偶尔会加班,但你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兴城的泳装厂前几年并不热。许多工厂甚至有一些闲置的机器。工厂的两班倒也变成了三班倒。我们的工资也接近三分之一。”

尽管如此,王明海似乎对目前的形势感到满意。他说,一些工人,如四线制和双针制工人,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转而选择外卖或直播,他至少还有一些工作要做。“毕竟,我还有一技之长。”。

泳装行业有句谚语——七月是一年,作为一年中需求最旺盛的月份,仲夏季节成为泳装行业的旺季。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消费者对疫情仍然很敏感,经销商在进货方面非常保守,制造商的销售量永远也不会回到过去。因此,兴城泳装行业错过2020年销售旺季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内部和外部同时陷入困境和痛苦

虽然我们错过了今年的销售季节,但随着国内产品需求的增加,胡林的工厂仍能缓慢恢复。然而,对于兴城的大多数泳装厂来说,随着海外疫情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它们的复苏之路仍然充满未知。

北碚是许多担心这件事的泳装制造商之一。

4月初,中国的疫情刚刚好转,但正在迅速向国外蔓延。从那以后,北碚一直收到外国客户要求取消订单或推迟工期的消息。“但是很多客户已经付了定金,所以工厂几年前就准备了几百万块布料。现在好了,所有的货物都到手了。”

为了应对这场危机,贝贝同时准备了两个计划——扩大产品线和将国外订单转为国内订单。

“刚开始,国内订单的需求还没有上升,但国外对防护设备的需求已经飙升,所以我们决定转型为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

由于上游原材料价格飙升,欧美国家对防护设备的要求更高,以及各种进出口限制,北碚泳装厂没能成功转型。

“我们先冲一小部分成品做实验。结果,从采购到销售的整个过程中出现了太多的问题,所以我很快就放弃了,开始做瑜伽服。”

根据相关数据,在疫情期间,瑜伽产品的全球销售额增长了154%。正是由于需求的大幅增长,北碚近一半的股票在几年前被消化,部分资金得以返还。

“瑜伽服和泳装的面料相同,生产流程相似,因此工厂转向这一产品线相对容易。此外,我们在德国和西班牙也有一些合作过的客户,他们的泳装订单减少了,但对瑜伽服装的需求却增加了。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进行一些代处理。”

虽然从工厂到瑜伽服装的转型是成功的,但其销量远远落后于往年的泳装。“只能说,它弥补了泳装订单的部分损失。”随着体育用品需求的下降,泳装销售仍然是北碚面临的主要问题。

由于海外对泳装的需求仍不明朗,逐渐升温的国内需求已成为北碚的下一个目标。但是要占领这个市场并不容易,因为国内单一市场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首先,国内单一市场本身就“绰绰有余”。尽管最近几个月对单一产品的需求有所增加,但仍远未达到前几年的水平。此外,国外主要单一产品制造商纷纷“抢食”,国内单一产品制造商处境更加艰难。

胡林表示,自从外国单一制造商加入以来,“价格战”已经成为它们争夺市场的主要手段。

“我以前手里压过很多货。我必须每天派N个朋友去做特别的交易。因此,他们来的时候会给一个特别的价格。你说我会不会放弃?”说起与外国单一制造商的价格战,一直面带微笑的胡林似乎很着急。“如果我掉下去,我会赔钱的。如果我不放弃,客户将被其他人带走。”

但对于外国制造商来说,他们别无选择。“主要原因是我们的客户在海外,而在中国根本没有销售渠道。如果我们不和他们打,我们的泳装会卖给谁?”

说到“价格战”,贝贝的话也充满了无奈。“我现在最大的期望是,外国订单将尽快恢复正常,这样内外订单就不会相互干扰。”

寻找出路

鲍勃和他的家人刚刚取消了他们今年8月在希腊群岛的假期。

由于疫情死灰复燃,希腊官员宣布,所有进入罗马尼亚的人员必须提供核酸阴性证明。考虑到测试程序的复杂性和高昂的测试成本,鲍勃的家人别无选择,只能放弃他们每年一次的希腊之旅。

根据希腊旅游局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希腊的游客数量只有去年同期的四分之一。对于这个三面环海的旅游国家来说,它将迎来有史以来最艰难的夏天;对于8000公里外的兴城来说,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越长,打破目前困境的机会就越小。

以内衣起家的西班牙品牌Oysho,近年来将其产品线扩大到泳装和健身服装,一些产品在中国工厂生产。该品牌在罗马尼亚的一家商店的销售人员艾莉娜告诉《donews》说,在5月中旬开封之前,该店泳衣的线下销售为零;随着国家的完全开放,这种情况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

“公司今年发给我们的存货只有往年的一半,但从目前的销售情况来看,只消化了60%左右,相当于去年实际销售额的不到三分之一。”

今年夏天已经过去了一大半,第二波疫情带来了巨大的影响。alina对公司泳装市场的发展并不乐观。在她看来,如果疫情继续反弹,再加上经济因素,泳衣的销售在过去两三年不会太乐观。

随着国内外订单竞争的日益激烈,国外订单的复苏指日可待,这对兴城1000多家泳装厂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但事实上,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兴城就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当时,由于全球经济遭受重创,全球几乎所有泳装订单都被取消,兴城的大小工厂一夜之间变得静悄悄的。最终,正是泳装行业的电子商务和品牌化帮助它解决了上次危机。

在网上销售系统建立之前,兴城的厂家主要需要自己“跑市场”。这种传统做法导致当时泳装市场狭小,难以在中国全面推广。随着兴城泳装行业的全面电子商务,这一局面有了突破。

兴城泳装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兴城共有4万多家泳装网店,全国80%的泳装电商销售都是在兴城出货。当地第一家试水电子商务公司“莫莫泳装”也实现了近4亿英镑的年销售额,成功赶上了互联网高速列车的发展。

毕竟,对于外国制造商来说,海外品牌的加工属于“依赖他人享受美食”,命运掌握在对方手中。只有建立自己的品牌,才能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摆脱彼此的依赖。也就在这个时候,“范德安”、“蝴蝶”、“博尼丝”等兴城本土泳装品牌开始崭露头角,并迅速占领了国内外市场。

12年后,金融危机变成了全球性的流行病,兴城再次陷入危机。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在多年电子商务和品牌的祝福下,兴城现在有了更坚实的产业基础和更大的信心来面对这一挑战。

结论

从北京出发,向南行驶450公里,直达辽宁省葫芦岛市的县级市兴城。

20世纪80年代,一套简单的“泡泡泳衣”让这个以重工业为核心的东北小镇瞬间流行起来。经过30多年的发展,兴城成功完成了从“东北老工业区”到“中国泳装名城”的完美转型。

如今,在这个面积只有2417平方公里的沿海城市,有1200多家泳装制造商,员工超过10万人。仅在2018年,兴城泳装的年产量就高达2.2亿件(套),年产值超过140亿元,占全国泳装销量的40%,全球泳装销量的25%,相当于全球售出的每四件泳装中,就有一件来自兴城。 转变是美丽的,但过程并不容易。

受疫情影响,兴城遭遇了今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二次困境。首先,国内市场很冷,导致工人没有单一工作,被迫休长假;当对国内订单的需求略有上升时,他们面临着海外市场的紧急情况,这导致了外国订单和国内订单之间的“抢食”。

但直到7月底,由于消费者的敏感和经销商的谨慎,泳装行业才迎来前几年的销售旺季。更糟糕的是,从海外目前的形势来看,目前的形势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为了摆脱这种困境,各大泳装制造商和经销商都在尽力自救。他们要么在现场直播的帮助下把商品带到工厂,要么开发新的产品线来扩大销售。

然而,在自救过程中,兴城泳装同行之间“产品同质化严重”、“低价恶性竞争”等问题也相继出现。因此,泳装制造商和整个行业的洗牌和产业转型将不可避免。

"疫情总有一天会过去,人们最终会回到海滩。"

晚上23点43分,胡林给今天的第22个朋友圈发去了照片,并附上了他在工厂为泳帽代言的照片。

注:胡林、王建、王明海、贝贝、鲍勃和艾莉娜都是假名。

来源:搜狐微门户

标题:比基尼等不到夏天

地址:http://www.sdjjyl.org.cn/shxw/13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