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399字,读完约8分钟

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中国走了一条快速发展的曲线,这也是丧失民族基本文化传统的途径。在取得了非凡的物质成就,思考如何实现民族文化的又一次大“吸收”与“和谐”之后,当我们进入现代文明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对自己的文化误读了几百年:朱埋葬了几百年前的“极端文化根源”,而经过长期的积淀,五四运动在一百年前大体上爆发了。社会进化和进步不一定意味着民族文化的进步和发展。一百年前的极端遗产一直影响着今天的中国社会,民族根文化被稀释和消解。民族根文化的整合与创新仍未完成,但我们已经在回归的路上。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同样,从新中国60年的文学整体来看,突出民族根性文化因素的作品几乎还是凤毛麟角。如果说80后作家在其作品中还能借助民族根文化因素,那么民族文化精神因素从60后作家开始就已经逐渐缺失,直到80后和90后作家,甚至出现了空缺。

从新时期的文学到现在,那些曾经触动读者心灵的作品仍留在记忆中。近年来,即使是在中国几乎赢得所有奖项的作品,除了媒体的噪音,也很快变得转瞬即逝。2012年,中国作家首次破冰,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刺激了中国作家的盲目性,从而共同创造了2013年中国小说“漫长的一年”。然而,归根结底,这仍然是文学责任精神的崩溃。也许这个时代太过浮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些具有古典气质的作品无疑富含民族根文化的精神因素,因此它们能够在读者的精神记忆中长久存在。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更多的人只看到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却忽略了莫言对中国传统古典文学精髓的吸收。他吸取了明清时期刺骂小说的精华,对瞬息万变的中国社会进行了尖锐的批判,这无疑是鲁迅批判的继续,是中国式变形的大师。不幸的是,他无拘无束的紧张感似乎极大地驱散了所谓的极端“美感”。因此,他的作品进入中学课本无疑是一种盲目的脑损伤行为。他用“文化与副刊”的高端技术创造了自己的文学王国,鲁迅也是如此。他们的创作证明经典小说源于经典。莫言不必走在鲁迅的前面。他还没有触及民族文化的根基和神性。他只触及文化的自卑,关注民族文化的逆反。他选择与时俱进,并提供了一些具有终极意义的“沉重品味”。“出来”、“补”都得进去,这两种鬼斧神工、浑然天成,莫言的成功仍然是民族整体思维的结晶。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近20年来,是中国作家出国留学的重要阶段。这种研究无疑有利于中国文学表现手法和文学面貌的多样化。问题是,这种研究也使中国作家的创作思维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西化”的倾向,尤其是对于年轻作家来说,他们的作品已经失去了文学的伟大美,中国文学进一步走向了狭隘的表达。从本质上说,文学技巧低于思维,过于注重技巧的技术水平,不利于讲好“中国故事”,也不足以向世界传达中国的声音。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邯郸学步”,世界不重视学习自己的文化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说60后作家几乎不能勾勒出中国社会的面貌,那么年轻作家就不能代表中国社会,他们过于注重技术水平和商业智慧,这仅仅是因为他们背离了文学的初衷。虽然它们产生了很多,但仍然难以摆脱西方文学的阴影,呈现出自己鲜活的生命力,似乎已经失去了民族根文化的伟大美。年轻一代的作家正在远离民族根文化。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在这里,我们来谈谈已故作家陈的《白鹿原》。这部杰作展现的广阔的文学图景,对整个民族历史文化的认知与反思的力度,对几千年民族根文化的包容,以及最终凝聚的民族精神的壮美,对中国作家有着取之不尽的启示意义。本着颠覆主流表达的态度,这部作品最终完成了一次超主流表达,以贯穿千百年的人文主义者的承诺精神捍卫了民族根文化的永恒价值,以“历史参照”的意义照亮了我们民族的未来之路,最终完成了对中国文化在过去一个世纪中的积极与消极变化的完美总结。《白鹿原》自20多年前出版以来一直被误读,而且很可能会再次被误读。“洛阳纸贵”的原因,不仅在于承载着几千年文明的故土中许多熟悉的民族元素的光辉,还在于它解构了中国社会和政治的文化基因——道教与统治之间清晰而微妙的关系,这种关系贯穿了几千年的历史演变,并不限于半个世纪的历史。《白鹿原》的叙事是有弹性的,在一般的倒叙中叙事是颠倒的。乡土民生生态中所蕴含的传承生命、生命理念和人文理想共同促成了这部作品向历史的不断延伸。作为一部民族史诗经典,它相当于司马迁的《史记》。《白鹿原》并不面向特定的文化,民族文化的完整性,以及在任何特定文化中讨论这部杰作的任何观点,都不能脱离陈·先生对这部原著所建构的强度的批判范畴。判断《白鹿原》的民族审美意义,即“研究自然和人,通过古今的变迁来表达家庭”,仍然是恰当的。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陈不是文化大师,但他有着非凡的艺术意识和文学通感。他深深地潜进脚下的这条路,他的意识又回到了几千年历史和文化的场景中。他接触到了带有民族根文化基因的地方志(牛兆连亲自编修的县志),把对社会政治演变的考察推到了“道”的高度。站在与我们仁慈的祖先同样的高度,审视宇宙,审视历史和文化之外的历史和文化,白鹿原展现出民族根文化的伟大美是不可避免的。在他不断的“突破性攻击”中,他也积累了“体制”。与此同时,他对民族根文化的专制掘根的极端化进行了永恒的批判(“天还能宽恕人的罪孽而不活”;“什么时候扔!”),最终在日益激烈的“突围”中建构了民族根文化的永久价值。“道”与“治”的分离,无疑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文主义者的朱先生心中最大的痛苦。孔子回望300年,董仲舒奠定了几千年的文化根基,朱回望几十年。今天,他终于迎来了一个希望,即已经被取代了一百年的民族根文化能够重新出现并回归。这种历史广度的巨大美似乎与技术无关。《白鹿原》充分展现了民族根文化的精神实质,即它是一个完全溶入当地生活和生命起源的现实的精神实体。读完《白鹿原》,我们可以了解中国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说,《白鹿原》未能走出国门是中国文学的一大遗憾。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白鹿原》中的黑线贯穿着一只神奇的白鹿,它将当地几千年的生活、生活愿望和精神打击与现代社会联系在一起。随着这个形象的确定和多义性,它建立了一个持续的心理阴影,并加强了小说的内在感兴趣。这种背景和发展至今仍不属于传统经典艺术的范畴。更确切地说,陈先生的《寻找你的句子》一文是关于创作手法的,而陈先生只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和这种渊源,更确切地说,他抓住了民族根文化的命脉和魅力,用一种渊源撬动了有着几千年悠久历史的文化中国。阴阳,正与负,善与恶,不变与变化,坚持与背叛,生活在外面,热衷于投机等。,通过历史向现在学习,通过历史整合现在,创造世界上的一切,耗尽原有。它的文学是伟大的,席卷了中国文坛,这种文学的美和中国美学的优雅。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相比之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作家的所谓“伟大作品”的重量在于缺乏民族根文化元素。应当指出,文化思维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最终动力或动力源泉。如果我们不了解我们民族的根文化并对它有一个深刻的理解,我们将失去我们作品的大部分精神气质和沉重感。人的本质存在是所有精神意义的总结。

在西方追求所谓的“先进文明”100多年后,我们似乎应该回头看看我们自己的道路在哪里。不要低估我们国家的根文化。当我们研究马尔克斯时,前马尔克斯也研究中国古典文学。莫言、毕飞宇等都是有成就的作家,他们都是精于中国传统经典的读者。也有一些年轻的作家,他们在创作过程中没有放弃融合传统和现代的尝试,给沉闷的中国文学一个轻微的回响。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和合”原本是中华民族根文化的基本精神和气度。只有保持根,我们才能充分利用世界。严格地说,传统与现代性从来不是对立的存在,而现代性只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延伸和发展。它们是皮肤和头发的关系,它们的兼容性构成了太极图那样的和谐平衡的世界,陶就位于其中。因此,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文化元素,这也是中国古典文学的理性转向。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回归民族根文化,沉入我们脚下的土地,站在我们的时代之外,在更长的时间里审视生活,建立一个伟大而美好的文学时代可能不是一个幻想。(谭)

阿谭是陕西文学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员,也是一位专门的作品评论家。他的作品出现在报纸和期刊上,如《文学报》、《文学报》、《名著欣赏》、《文学自由谈》、《每个人》、《小说选》、《啄木鸟》、《橄榄绿》、《延安文学》和《延河》。他因2017年第二季度《小说选》的写作和署名活动获得铜奖;人民武装警察出版社《橄榄绿》2016年和2017年优秀作品奖;陕西文学研究所2016年“优秀小说评论家”称号;“人民文学”,如2015年上半年的“近期评论”奖,目前在Xi的一所大学工作。

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张嘉诚

来源:搜狐微门户

标题:中国文学呼唤民族根元素

地址:http://www.sdjjyl.org.cn/shjy/2352.html